<ins id='rwep7'></ins>

<code id='rwep7'><strong id='rwep7'></strong></code>
  • <tr id='rwep7'><strong id='rwep7'></strong><small id='rwep7'></small><button id='rwep7'></button><li id='rwep7'><noscript id='rwep7'><big id='rwep7'></big><dt id='rwep7'></dt></noscript></li></tr><ol id='rwep7'><table id='rwep7'><blockquote id='rwep7'><tbody id='rwep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wep7'></u><kbd id='rwep7'><kbd id='rwep7'></kbd></kbd>
    1. <i id='rwep7'></i>

      <dl id='rwep7'></dl>

          <span id='rwep7'></span>

        1. <fieldset id='rwep7'></fieldset>

        2. <i id='rwep7'><div id='rwep7'><ins id='rwep7'></ins></div></i>

          1. <acronym id='rwep7'><em id='rwep7'></em><td id='rwep7'><div id='rwep7'></div></td></acronym><address id='rwep7'><big id='rwep7'><big id='rwep7'></big><legend id='rwep7'></legend></big></address>

            你的笑像泉水叮咚

            • 时间:
            • 浏览:17

              是不是所有的種子都應該在春天種下等待秋天的收獲呢?劉知奇,我們相遇在酸橙色的秋天,我以為所有的付出都該在這個季節等待收獲。自然的道理,誰也不能反駁。

              [A]

              大一軍訓,盡管我終日塗著厚厚一層“薇姿”防曬霜還是被曬成瞭焦炭。九月的驕陽似火,教官聲色俱厲地訓斥我們:誰不想吃苦可以回去!回去就回去,我噘著嘴朝他大手一揮,再見瞭您吶!

              前面有一個男生被罰站,滿頭大汗。我禁不住動瞭惻隱之心。於是走到他身邊時身子一軟,順勢倒在他腳邊,手緊緊抓住他的褲腳,對趕過來的教官說,我身體不舒服,這是我老鄉,你讓他陪我去醫務室好不好?邊說我還邊擠瞭幾滴眼淚出來,裝得真是嬌弱啊。我趁教官不註意時偷偷跟你眨眼睛示意你千萬別穿幫。教官倒是爽快地答應瞭,沒想到你這個蠢人居然大聲說,報告,我不認識她。

              那一刻我自焚的心都有瞭。什麼叫東郭先生?什麼叫好心遭雷辟?看著我就明白瞭。教官看著我一臉揶揄,我真想拿把刀捅瞭你。面對我仇恨的眼神你依然堅定不移地說,我真的不認識她。

              那件事的後果就是我被罰跑十圈,400米的跑道十圈是什麼概念啊?我這個熱愛打的的懶人平時走路都覺得辛苦,兩圈之後我絕望瞭,我想,要是我吐血身亡瞭我一定要你陪葬。

              當我以過人的毅力走完4000米之後教官語重心長地教育我,做人一定要誠實啊。

              當然,你由於誠實而受到獎勵,可以休息十分鐘,但是你的快樂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我不能不恨你。

              解散後小米發短信說,悅棋,我給你打瞭你最喜歡的紅燒排骨,快來食堂。

              我全然不顧酸乏的小腿,以豹的速度沖向食堂。一番大塊朵頤之後我心滿意足地拍著肚子說瞭一句很沒覺悟的話:飽暖思淫欲啊。

              對面的人抬起頭來看瞭我一眼,很快又低下頭去。雖然大傢都穿著一樣的軍訓服,但是我還清楚地認出瞭你,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但是我知道你是我的仇人。

              你從我身邊走過去的時候我突有種奇怪的感覺,真的好奇怪,你既不風度翩翩也不柔情似水,甚至你還得罪瞭我,但是我居然覺得你俊朗不凡。我問小米,那個傻乎乎的男生叫什麼名字呀?她一巴掌拍在我的額頭上,你才傻乎乎呢,他的分數可以是我們班最高的哦,好像叫劉知奇。

              我瞪大瞭眼睛,怪不得人傢說書讀得越多人越傻,你看你,那麼高的分數都考瞭,卻連撒個謊都不會配合。

              [B]

              沒想到是我軍訓結束後你嚇瞭我一跳,脫瞭軍裝後的你完全就是一個不良少年,橘黃色的T恤,黑色的ADI褲子,白色的NIKE板鞋,戴著一頂白色的棒球帽,左耳上有一個亮晶晶的耳釘,劉知奇,原來你這麼顯眼。不是長得好也不是穿得好,而是氣質好。

              我問小米,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劉知奇跟我一樣,身上有種貴族氣質?

              她先點頭,再又搖頭:他有,你沒有。

              你像個小混混一樣叼著煙坐在角落的位置裡,耳朵裡塞著耳機,叛逆和乖巧這兩種矛盾的氣息在你身上得到瞭完美的統一。雖然你得罪過我,但是我還是要說,你真好看。我一邊轉著一個一塊錢的硬幣一邊偷偷地打量你,手裡一滑,硬幣咕隆咕隆滾到瞭地上,轉瞭幾個圈之後停在瞭你坐的角落裡。

              我不夠瘦,手指又不夠長,所以我隻好跟我的硬幣兩兩相望。我可憐兮兮地看瞭你一眼,希望你能幫我撿起來。你卻慢吞吞地伸出腳,然後把我的硬幣狠狠地踢瞭出來,地上揚起的灰塵蒙瞭我的眼,我頓時怒發沖冠,恨不得把你撕成碎片才解氣。

              然而,我終究還是忍住瞭,我是誰呀,國色天香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美貌與智慧並重心胸比海寬廣的康悅棋呀!我能跟你這麼個小破孩計較嗎?我把硬幣狠狠地攥在手心裡朝你擠一個大大的微笑,真是謝謝你呀。

              你很不屑地瞄我,說瞭兩個字,虛偽。

              劉知奇,我發誓我當時真想跟你同歸於盡的,就算我死瞭好歹也留個清白在人間。從我進這所學校開始大傢就知道建築系有個不好惹的女生叫康悅棋,我這隻橫行霸道的螃蟹遇見你之後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螃蟹,大傢都喜歡橫著走。

              劉知奇,算你狠。

              下樓梯的時候我生瞭歹念,我故意大聲叫“好擠啊”,然後伸手準備狠狠推你一把,不摔你個二等殘廢我我不甘心,誰曉得你卻正好俯身系鞋帶,我的身體出於慣性一頭栽瞭下去,滾瞭幾個滾之後成功地停在瞭一樓,小米大驚失色地跑下來抱我,我一付即將撒手人寰地口氣對她說,我死瞭之後把我的財產都捐獻給希望工程,我的骨灰要撒在大海裡……

              你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一動不動,而此時我的口袋裡還裝著被你踢過的那個一元硬幣。

              [C]

              總體來說吧你也不是很壞,看著我的腳崴瞭你還是義不容辭地把我背去瞭醫務室,雖然一路上你抱怨瞭無數聲“怎麼重得跟豬似的”。我也承認我揪你耳朵的力氣是太大瞭點,否則也不會害你的耳洞被耳釘紮出血。

              你拿著棉纖沾著酒精塗耳朵,我齜牙咧嘴地讓醫生把我的腳拐來拐去。小米看看你又看看我,笑得意味深長。

              一個星期後我的腳痊愈瞭,你的耳洞卻發炎地更嚴重瞭,我故意在你面前走來走去,啊,本美女又可以健步如飛瞭。你很平靜地說瞭一句讓我很不能平靜的話,***的賤吧。然後看著我憤怒的表情得意地笑。

              怎麼形容你的笑呢,像陽光?像月光?都不是,我心裡突然有個想法,你的笑容好像泉水叮咚響。聲音怎麼能夠用來形容笑容呢?但是我當時就是這樣想的,好奇怪。

              英語課上有女生遲到,深秋時節竟然穿著吊帶裙招搖地走進教師,外教幽默地說,Wow,sobeautiful!我很不服氣地小聲反駁,Shewherebeautiful?I'mreallybeautiful!你疑惑地問我那兩句英語是什麼意思,我得意笑,嘿嘿,虧你還讀瞭那麼多書,這麼簡單的句子都不知道,第一句是:她哪裡漂亮。第二句是,我才是真的漂亮。

              我知道我的英語不好,可是你也沒必要笑成那個樣子,我賭氣轉過臉去不理你。過瞭一會你來拉我的袖子,大美女,別生氣啊,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停頓瞭兩秒,我嬉笑地站過頭來朝你點頭。

              你一定是記得我說過,不管誰做錯瞭什麼事,隻要他說我漂亮或者請我吃飯我都可以原諒他,你兩件事都做瞭,我沒理由繼續生氣。

              吃完飯我忽然問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是不是對我意圖不軌想要我以身相許?

              你沒說是,也沒說不是,你說,切。然後飛快地跑到我前面回頭對我說,你倒貼我也不想要你。

              一句話,這頓飯你是白請瞭。

              [D]

              十二月氣溫降下來你還是穿著淡薄的秋裝,我好奇地問你,你又不是沒錢,幹嘛這麼虐待自己啊。你委屈地看著我,好像是我把你的生活費用光瞭似的。我猶豫瞭一下說,要不這樣,你請我吃飯,我陪你去買衣服?

              你終於忍無可忍地拍案而起,不請瞭,憑什麼呀,你吃掉的錢夠我買幾件衣服瞭。

              我嚇瞭一跳,不請就不請啊,兇什麼兇。小氣鬼。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那股子安靜的氣息到哪裡去瞭?你義正嚴詞地說,任何正常人跟你在一起待一天都會被逼瘋的,我已經算是得道高人瞭。

              說這話的時候我們已經走在瞭去王府井的路上,熙熙攘攘地人潮很快隔開瞭我們,我故意把你甩在身後,你緊緊地跟著我,我回頭看見你誠惶誠恐地表情一下就心軟瞭,但態度依然很強硬,跟這麼緊幹什麼,想占我便宜啊。

              你笑瞭,露出潔白的牙齒,康悅棋,我怕把你弄丟瞭。

              我怔住瞭,是啊,人與人的丟失是多麼輕易的事情,一個轉身或者一個錯身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彼此瞭。劉知奇,雖然平時我們勢同水火,但是我一想到身邊沒有你這個人陪我吵架請我吃飯,心裡怎麼就會那麼那麼難過呢?

              我的臉突然紅瞭,我說,我們和平共處好不好?

              你的臉也紅瞭,我們就那麼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頭,低著頭紅著臉相對無言,不知道過瞭多久,你伸出手握住我的手,用從未有過的溫柔口氣對我說,康悅棋,我們試一試,不吵架,好不好?

              我應著你明亮的眼睛,用力地點瞭點頭。

              那天我們買瞭很多冬裝,你還把我拖到ADI專店買瞭兩套圍巾帽子,你的是黑色,我的是白色,你說從此以後我們要相親相愛。我問你,我們是金童玉女嗎?你說NONO,我們是東邪西毒。

              回去的公車上我們手牽手坐在一起,你給我講冷笑話,有一顆綠豆掉進瞭大海被一隻鯊魚吞掉瞭,然後怎麼樣瞭?我怎麼猜都猜不出來,怎麼樣瞭怎麼樣瞭?你揪揪我的鼻子,它變成綠豆鯊啦。

              盡管是冷笑話,但是我還是笑的前仰後合。你也陪著我一起傻笑,嘿,劉知奇,這個世界真有趣,出去的時候我還在跟你吵架,回來的時候卻成瞭你的女朋友。

              回到宿舍我把整個右手都塗上顏料,在日記本上鄭重其事地摁下去,在這個光輝的掌印下寫一句話:今天,劉知奇牽瞭我這隻手。

              [E]

              所有人都沒想到我們會在一起,我們每天耀武揚威地牽著手大搖大擺地走在路上,大傢想想,兩隻螃蟹一起走那是多麼拉風的事呀。

              寒假到瞭,你先離校,我去機場送你的時候忍不住哭瞭,你好像也被嚇到,手足無措地安慰我。我淚眼婆娑地說,四十多天啊,我一個人怎麼辦啊。

              你哭笑不得地伸手想抱我,我連忙躲開,千萬不要,萬一我舍不得放手瞭怎麼辦。

              空中有架飛機洞穿瞭一片雲彩,巨大的轟鳴掩蓋住瞭雲彩的呻吟,我呆呆地想,雲彩一定很痛吧。候機室裡燈火通明,你說,我要走瞭。我的眼淚怎麼都止不住,怎麼辦,你還沒走我就開始想你瞭。你把我拉進懷裡,悅棋,你先回去好不好?

              回到宿舍我抱著枕頭哇哇大哭,忽然聽見下面傳來你的聲音,我怔瞭幾秒把頭伸到窗外一看,竟然真的是你,你說,我不走瞭。

              我像瘋瞭一樣沖下樓,站在離你幾步遠的地方不敢置信地問,真的是你啊。

              你說瞭幾句話,是我一輩子當中聽到的最肉麻卻也是最感動的話。你說,地球是圓的,走再遠還是要回起點,我是你的,無論如何還是要回你身邊。

              我剛剛止住的眼淚嘩啦嘩啦又下來瞭,我撲上去緊緊抱著你,眾目睽睽下我狠狠地親你,小米在旁邊大叫,少兒不宜啊!

              你莫出手機給媽媽打電話說自己打球弄傷瞭腿,要靜養幾天再回去。掛點電話你對我做瞭一個勝利的手勢,哦耶,搞定!

              我傻傻地看著你,原來你會撒謊,那麼為什麼軍訓的時候你不肯好好配合我呢?你使勁揉我的臉,說,我可從來不說謊的,今天是為瞭你破例。

              我眨眨眼睛,劉知奇,你是不是很愛我?

              你呆瞭一會,沒有回答,轉身走瞭。我動彈不得,過瞭幾分鐘,我的手機響瞭,你的短信蹦出來,我揉一揉眼睛,它還在,我的手開始發抖,仔細地看一遍,沒錯,是這句話:康悅棋,我愛你。

              你從轉角出來,紅著臉說,以後別當面問這樣的問題,我很羞澀的。我想忍住淚水,但是淚水不爭氣,我把頭埋在你懷裡蹭掉眼淚鼻涕,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我們結婚好不好?

              這次你很爽快,一個字,好。

              我們要隨著音樂起舞,以這傾盆的顫抖,和滅頂的永不回頭,你給我的溫暖我要一直捂在胸口,直到白發蒼蒼。

              你說,夫字天出頭,你以後什麼都要聽我的。我趴在你的背上唱歌給你聽,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我說,劉知奇,我愛你。你深呼吸,康悅棋,我也是。

              [F]

              如果沒有周闌珊的出現,我們的生活也可以說是完美無憾瞭,但是命運偏偏把她送來破壞我唾手可得的幸福。

              我提著蛋撻去男生公寓找你,在門口看見你和一個女孩子拉拉扯扯,她有高挑的身材和漂亮的長發,你們看見我的時候都停下來瞭,我本想轉身就走的,一轉念,不對呀,又不是我做錯瞭是,憑什麼我走呀。

              我大步向前,劉知奇,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你還沒來得及開口她就氣勢洶洶地質問我,你是誰啊你。我反問,你是誰啊你。她趾高氣揚地蔑視我,我是他女朋友。我更趾高氣揚地蔑視她,我是他老婆。

              她怔瞭幾秒,轉過來捶你,劉知奇,你背叛我!你騙阿姨說你受瞭傷不能回傢,原來你在這裡養小老婆。

              我頓時火冒三丈,我康悅棋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誰要讓我不痛快瞭我就要她全傢都不痛快。我一把扯住她的頭發,你找死吧你。

              我們惡語相向,她的頭發被我扯下來好幾把,我的臉也被她的長指甲抓出瞭血痕,你和小米一人拖一個才把我們兩個潑婦分開。周闌珊指著我的鼻子罵,你真不要臉,搶人傢的男朋友。

              我氣急敗壞地看著你,劉知奇,你自己說清楚。

              你的眼睛裡全是內疚,你說,對不起,悅棋,闌珊是在你前面,我本想寒假回去處理好再跟你說的,沒想到她先過來瞭。

              我以為我會大哭一場,但是我居然沒有,我平靜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說,好,我退出,我成全你們。

              說完我就跑瞭,你在後面狂叫我的名字,可是她死死地拉住你,我的眼睛好幹澀,可是眼淚怎麼都掉不下來。為什麼,愛情可以這麼美好卻又這麼傷人?

              加入時光倒流,我真寧願你回傢去瞭,我寧願一直不知道真相,我寧願做一隻什麼也不知道的鴕鳥,總好過,同你這樣決絕。

              [G]

              晚上我獨自在酒吧喝悶酒,李白說,借酒消愁愁更愁,但是我想,失戀瞭不喝酒那能算失戀嗎?

              我沒錢喝皇傢禮炮,我隻能喝便宜的長島冰茶,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它是一種茶,原來它也是酒。你看,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容易叫人誤會,就像你,我本以為你是世界上最單純的男孩子,可是你居然欺騙我。

              說實話,我沒想到你會來,我醉醺醺地推你,你的眼睛像兔子一樣紅,你按著我的肩膀惡狠狠地說,康悅棋你給我聽清楚瞭,我跟她說清楚瞭!

              我被你晃得頭昏腦脹,真有意思,她跟我也沒什麼關系呀,我不想當捕快,我不想每天提心吊膽地擔心我的男朋友又從哪裡冒出一個女朋友來。

              你咬牙切齒,康悅棋,你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還沒說話忽然眼前一片鮮艷的火光,我抱住頭,隨後聽見爆炸聲地動山搖,你把我摁在你懷裡,除瞭火山爆發一樣的炙熱和濃重的瓦斯味道,我什麼也不知道瞭……

              第二天的新聞報道這場爆炸說該酒吧存在著巨大的安全隱患……防火設備參差不全……瓦斯泄露導致大爆炸,周邊住戶傢裡的玻璃都被震碎……

              我躺在醫院燒傷科的病床上靜靜地凝視著天花板,小米說你就在隔壁,我要努力鍛煉爭取早點去見你。

              新聞報道還在繼續:這場爆炸唯一的幸存者目前就在中心醫院燒傷科,發現她時她正被一名男子抱在懷裡,據悉,正是因為這名男子的保護該女生才得以幸存……

              小米終於哭出聲來,我的世界忽然靜默瞭,所有的回憶灰飛煙滅,劉知奇,到最後你還是愛我的。但是我不原諒你,所以你生氣瞭,你先走一步瞭。

              你說過,你是我的,無論如何你都會回到我身邊的。那我隻好耐心等待你回來,到瞭那一天,我回微笑著告訴你,我曾經用泉水叮咚形容過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