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g86wf'></i>
<fieldset id='g86wf'></fieldset>

      <span id='g86wf'></span>
      <acronym id='g86wf'><em id='g86wf'></em><td id='g86wf'><div id='g86wf'></div></td></acronym><address id='g86wf'><big id='g86wf'><big id='g86wf'></big><legend id='g86wf'></legend></big></address>

        <code id='g86wf'><strong id='g86wf'></strong></code>
        <i id='g86wf'><div id='g86wf'><ins id='g86wf'></ins></div></i>

      1. <tr id='g86wf'><strong id='g86wf'></strong><small id='g86wf'></small><button id='g86wf'></button><li id='g86wf'><noscript id='g86wf'><big id='g86wf'></big><dt id='g86wf'></dt></noscript></li></tr><ol id='g86wf'><table id='g86wf'><blockquote id='g86wf'><tbody id='g86w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86wf'></u><kbd id='g86wf'><kbd id='g86wf'></kbd></kbd>
        1. <ins id='g86wf'></ins>

            <dl id='g86wf'></dl>

            豆花開滿山坡坡

            • 时间:
            • 浏览:32

            女人愛看書愛碼字,漸漸地碼出點小名氣。男人單位不景氣,在外面攬活自己幹,小日子過得還算滋潤。

            女人的單位有片地長荒草長雜樹,男人看後說:荒著怪可惜的,我種點菜吧!男人說幹就幹,買鐵鍁買鋤頭買耙耙制管子後,除草翻地施肥撒種,沒幾個月就長出瞭鮮嫩欲滴的蔬菜,男人看著蔬菜樂,女人也看著蔬菜樂。

            在瓜果大量下來的季節,菜地裡一派繁榮,吊線線的豇豆,打秋千的嫩黃瓜,紅撲撲的西紅柿,多的吃不完。送同事送朋友送親戚,男人很開心,不但收獲瞭豐收,還收獲瞭喜悅和友誼。女人可不高興瞭,女人沒瞭剛開始的新鮮勁,累、臟,成瞭女人的煩惱。女人就不喜歡種菜,她喜歡閑暇時看書碼字,過一個小資女人的生活,不喜歡成天泥裡水裡的把白嫩纖細的手指弄的跟鄉下人一樣,多皺而粗糙。

            女人說:別種瞭,玩玩就行瞭,還真當菜農瞭!

            男人說:菜農咋瞭,誰不吃菜?咱種的菜夠一年吃的,能省一千多塊錢呢!

            女人叨叨瞭幾回都沒說動男人,一生氣不管瞭。女人說:誰愛種誰種去,反正我不種!

            男人很能吃苦,在外面忙一天,抽空還要到女人的單位去務菜。男人越務越精神,跟一頭永遠都不知道疲憊的驢,不過是頭犟驢!男人種完菜回傢來,吃飯就香,吃起來跟往喉嚨裡倒一樣,嘴拌地吧嗒吧嗒的響。女人又好氣又好笑,說:犟驢,誰搶你手裡搶飯麼?幹嘛那麼急!男人吃飽瞭飯就躺在沙發裡呼嚕呼嚕地睡瞭,睡得很香甜,有時還咧著嘴笑。

            男人每次都是這樣,女人想跟他聊聊天,想跟男人去外面瘋一圈,可男人總是忙,忙完這裡的活又去忙那裡的活。女人冷眼相看多時後終於發怒瞭,說:你神經瞭嗎?你歇會兒就難受嗎?你不種那地就活不成瞭嗎?女人嘟嘟著嘴,杏眼圓睜,臉紅得跟剛下蛋的母雞。

            男人怔瞭怔嘆口氣說:好吧!好吧!聽你的,女王陛下!

            男人不種菜瞭,男人像少瞭什麼,沒精打彩的,成天蔫拉吧唧的。女人就有些後悔瞭,這好好的人怎麼就這樣瞭?女人為瞭讓男人高興就把網上的段子讀給男人聽,女人為瞭讓男人重振雄風就穿的很性感,可這些對這個老實巴交的犟驢沒一點作用。

            女人沒瞭轍就撒個謊說:領導剛給我說瞭,後面的菜地荒草快要長滿瞭,歡迎你來種地啊!

            男人撇撇嘴說:女王不答應不敢去!

            女人笑呵呵地說:恩準!

            男人的眼睛頓時亮瞭,他湊上前去問:真的?

            真的!女人笑著刮瞭一下男人的鼻子,男人也憨厚地笑瞭。

            男人和女人又種起瞭菜。男人不讓女人幹,說:你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這裡我一個就行瞭!女人笑瞇瞇地私下裡望瞭一下,湊瞭湊細腰就嘟嘟起嘴在男人的臉上親瞭一口,男人害羞地笑瞭。

            男人拉著女人的手說:走,帶你去一個地方。他們駕著車出瞭城,在一個土坡前停瞭下來,男人拽著女人爬上瞭土坡,綠油油的荒草覆蓋著的土坡軟的像踩在地毯上,天上的白雲在純凈的藍天下散著步,女人爬的渾身濕津津的,她的心像小鹿似地跳瞭起來,男人這是要幹什麼?這荒山野嶺的!

            男人指著前方說:看那邊!

            順著男人的手,女人看見瞭一大片的豆花,豆花在微風中輕輕地搖擺著身體,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這是給你種的,你體內濕氣不是重麼,我在網上查瞭一下,說吃紅小豆有祛濕的功效,所以我就偷偷地在這裡種瞭一些。

            女人看著眼前白花花的豆花,眼睛一點點地濕潤起來,她一下子撲進男人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