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fjq5n'></dl>

    <fieldset id='fjq5n'></fieldset>

        1. <tr id='fjq5n'><strong id='fjq5n'></strong><small id='fjq5n'></small><button id='fjq5n'></button><li id='fjq5n'><noscript id='fjq5n'><big id='fjq5n'></big><dt id='fjq5n'></dt></noscript></li></tr><ol id='fjq5n'><table id='fjq5n'><blockquote id='fjq5n'><tbody id='fjq5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jq5n'></u><kbd id='fjq5n'><kbd id='fjq5n'></kbd></kbd>
        2. <i id='fjq5n'></i>
          <ins id='fjq5n'></ins>
            <span id='fjq5n'></span>

            <code id='fjq5n'><strong id='fjq5n'></strong></code>
            <i id='fjq5n'><div id='fjq5n'><ins id='fjq5n'></ins></div></i>

            <acronym id='fjq5n'><em id='fjq5n'></em><td id='fjq5n'><div id='fjq5n'></div></td></acronym><address id='fjq5n'><big id='fjq5n'><big id='fjq5n'></big><legend id='fjq5n'></legend></big></address>

            何以笙簫默[中國南海網全](一)

            • 时间:
            • 浏览:24

            一段年少時的愛戀,牽出一生的糾纏。大學時代的趙默笙陽光燦爛,對法學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見傾心,開朗直率的她拔足倒追,終於使才氣出眾的他為她停留駐足。然而,不善表達的他終於使她在一次傷心之下遠走他鄉。七年後,趙默笙回國,在超市在擁擠的人潮中,第一眼就看到他,他俊挺依舊,出眾依然……

              本書從七年後超市的相遇開始,把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娓娓訴來。書中男主角何以琛深情而執著,平靜的外表下洶湧著刻骨的相思,冷淡的語言中暗藏著最深的溫柔。如果世界上曾經有她出現過,其他任何人對他來說,都成瞭將就,而他,不願意將就……

            序章 寫給烏龜漫

              終於到瞭要為漫漫的《何以笙簫默》寫序的時候瞭。要知道,等到這一天可真是不容易啊不容易,先感動一下下。烏龜漫經常鬱悶,抱怨說都是當初筆名取錯瞭,“顧漫”不就是不管天崩地裂“顧”自還是那麼“漫”嗎,如果她叫“顧快”,肯定早就寫完何以瞭。

              常常覺得漫漫是天才。

              能寫文寫得這麼慢,沒有幾分天才還是很難做到的,尤其是在她居然每天都寫的情況下。每當有朋友提起漫漫的《何以笙蕭默》,我回答說她還沒寫完,朋友們驚駭詫異錯愕的表情真是有趣極瞭。這篇《何以》,她足足寫瞭有兩年吧。烏龜爬都爬到瞭,怎麼可能這等慢法!於是,漫漫有瞭個很著名的綽號——“烏龜”。汗,說真的,烏龜會很委屈,它的速度要比漫漫快多瞭,哈哈。

              寫到這裡,仿佛能夠看到漫漫愁眉苦臉的委屈表情。

              她寫得慢,也是因為她對文的要求太嚴格瞭。

              每一句話每一個詞,每一個過渡,她都反復地修改斟酌,用心體會不同表達方式的細微差別。比如“他××地推開窗戶”、“她××地低下頭”,這些“××”她會考慮很久很久。如果寫到情節高潮段落,在qq上會看到她不停表演吐血、上吊和撞墻。哪怕用再長的時間,她也一定要把最完美最到位的感覺表現出來,有時候我們笑她認真到有點bt的地步瞭。

              所以《何以笙蕭默》就像一顆珍珠。她用悠長的時間,用心血呵護,細細地修改和打磨,使得這個故事如珍珠般晶瑩潤澤,淡淡的光芒,深蘊內華,初看或許並學霸的黑科技系統不驚人,然而看下去卻會柔腸百結,再也無法移開視線瞭。

              《何以笙簫默》是我很喜歡的一篇文,淡淡的深情,溫暖的深情,文字看似樸實,而字裡行間仿佛有醉人的酒香,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醉瞭。漫漫最擅長寫溫馨,每個溫馨的場景都寫得無比動人。

              曾經看到有個讀者在她的文下面留言說——

              “溫馨不夠,因為那比溫馨更有穿透力;熱烈不夠,那比熱烈要牽綿;浪漫也不夠啊,它是如此的真實。

              那種帶一點蠻橫的溫柔2015電影排行榜,故作冷漠的刻骨相思,滿不在乎中流露的絲絲體貼,那樣的男子,是夢中最美的愛情也比不上的。

              所以我堅定地在坑裡頭蹲著。”

              是醫院回應護士被外籍患者咬傷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何以笙簫默》這樣的一篇不算很長的故事,連載瞭足足兩年多,卻依然令人無法忘記,其魅力就在於此。

              認識漫漫就是從這篇文開始的。當時我有一個朋友sophie很喜歡《何以笙簫默》,於是她整天在我耳邊“顧漫”長“顧漫”短,慫恿我去看她的文。隻看文sophie還不滿意,一定要我和作者顧漫認識瞭才甘心。終於有一天,她在qq上隆重67194在線觀看地互相介紹瞭我和漫漫。

              啊,怎麼有點“相親”的感覺呢,笑。

              我是非常慢熱型的人。

              那時隻午夜福利動漫在線看是認識瞭,但沒有深交下去。現在想來,當時我和她彼此都隱藏瞭自己“邪惡”的一面,都扮作“淑女”,很謙恭很友善很溫柔,呵呵,所以蠻有距離感的。後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共同經歷瞭很多事情,“偽裝”無法再進行,赫然發現原來我們竟是如此投緣的人。

              同樣的八卦。

              同樣的懶惰。

              同樣喜歡大笑和大哭。

              再後來,竟然發展到瞭每天都要“見面”,時時刻刻聊天,時時刻刻八卦,一起寫文,晚上的時候彼此說瞭“再見”才去睡覺。

              如此親密的友情也許是無法長久的(汗,不要理我,又開始悲觀瞭),但是很珍惜有這段美好的時光,使得彼此的小說裡似乎都多瞭一些溫暖和陽光。

              所以,漫漫要出這本書,我就承擔下瞭這個序。有些羞愧,自己是不善於寫序的人,沒有理論性,也沒有邏輯感,總是拉拉雜雜說些有關或者無關的話。但是,能夠在漫漫的書裡留下這些話,應該是對我們友情最好的註釋瞭吧。

              接下來,漫漫會寫什麼樣的故事呢?

              她是個靈感不斷的人,總會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念頭從她的腦子裡冒出來,經常會大喊著跑上來,興奮地說:“我想到瞭一個故事,很棒的故事,一定要把它寫出來!”然後興奮地許願說,她要在幾月份之前寫完。

              我們總是用“同情”的眼光望著她:

              “《何以》寫完瞭嗎?”

              她頓時露出愁眉苦臉的委屈表情。

              “你要是能寫完《何以》,我們就相信你能寫完下一篇。”我們對她安撫地微笑。

              於是,她又會表演一番吐血上吊撞墻,委屈地不說話。

              而今,烏龜漫的《何以笙蕭默》終於完稿瞭,她終於可以輕松地進行她的新文。雖然不知道她又會用多長時間來完成,但是,以她追求完美到近乎苛刻的寫文態度,我相信,應該仍舊會是一篇很好的文。

              漫漫。

              加油!

            明曉溪

            2005年12月13日深夜

            後來,我終於知道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第一章 重逢

              再次見到他,是在七年之後,一傢擁擠的超市,到處擠滿瞭周末采購的人潮。

              趙默笙獨自推著購物車,艱難地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剛剛從國外回來的她,還不太適應這樣的擁擠,然而這樣熱鬧而親切的場面,卻使她不自覺地帶著微笑,幾乎是用感激的心情聆聽這嘈雜的鄉音。她不知道別人剛剛回國是不是也和她一樣,心裡的激動和喜悅幾乎無法抑制。

              七年!久違瞭啊!

              但是,怎麼剛回國就遇見瞭他呢?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他們。

              默笙默默地看著站在蔬菜架前的那一雙儷影,再一次領略瞭命運的奇妙。七年之前,也正是他們,使她最終做出瞭出國的決定。

              現在他們一起來買東西呢,那麼最終還是在一起瞭吧!蕭敬騰承認戀情還好她走得快啊,不然恐怕隻會傷得更深。

              何以琛,何以玫,她真傻,怎麼會以為有相似的名字就一定是兄妹呢?

              “我們根本不是兄妹,以前我們兩傢是很要好的鄰居,都姓何,所以大人就取瞭相似的名字。後來以琛的爸爸媽媽出瞭意外,我們傢就收養瞭以琛。”

              “你覺得你比得過我和以琛二十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嗎?”

              “我今天是想告訴你,我愛以琛,我不想偷偷摸摸地愛他,我要和你光明正大地競爭。”

              十九歲的那年,默笙生日的前一天,她一向文靜內向的好朋友何以玫,突然勇氣十足地對她這樣宣言。一向溫柔不與人爭的以玫會這樣說,一定是愛到瞭極點。

              可是她拿什麼跟以玫競爭呢?就在以玫宣戰的當天,她就敗瞭,然後逃去瞭美國七年。

              何以琛——突然想到那日他冰冷的眉眼,絕情的言語,默笙的心有一絲抽痛,淺淺的,幾乎難以察覺,卻是存在的。

              他們向她的方向走來,默笙抓住推車的手指關節開始泛白,幾乎立刻想要掉頭。但超市實在是太擠瞭,推著購物車的她根本無法轉身。而在下一刻她也想開瞭,為什麼要逃避?她應該平靜地對他們說:“嗨,好久不見。”然後瀟灑地走開,留給他們一個美麗的背影。

              更何況,他們也許根本認不出她來瞭。她劉令姿升A班變瞭好多,以前那頭飄逸的長發已經變成瞭齊耳利落的短發,以前白皙的皮膚已經讓加州的陽光曬黑。穿著寬大的t?shirt、牛仔、球鞋的她,和以前的差距太大。

              他們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然後……擦肩而過。

              不是不心痛的。

              若有似無的語聲傳來。

              “要不要買點牛奶?”以玫輕柔的聲音。

              “……”

              回答卻聽不真切瞭。好懷念,以琛低沉如大提琴的聲音,這些年在異國他鄉,仍然時時處處在她耳邊吟誦。

              失落,但也松瞭一口氣,默笙抬起一直低垂的頭,邁開步子。

              “砰”的一聲,購物車撞上瞭地上堆成一座小山似的減價肥皂。罪魁禍首趙默笙傻傻地看著幾百塊肥皂坍塌下來,場面頗為壯觀。

              呃,她可不可以當做不是她幹的?

              “天哪!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瞭。”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超市理貨員發出痛苦的呻吟。

              所以,這也不應該怪她吧,哪有人把貨物堆在路中間的。默笙悄悄地吐吐舌頭,努力地擺出一副愧疚的表情。

              這裡的動靜引起瞭周圍人的註意,包括何以玫。她隻是不經意地看向那個特別嘈雜的地方,然後呆住——是她,居然是她!以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來瞭?

              “以玫?”何以琛不解她的反應,出聲詢問,眼光順著她看去。

              高大挺拔的身軀瞬間僵硬。

              趙默笙!

              那一臉無辜垂著頭的小女子可不正是趙默笙!臉上是百分百的歉然,眼睛裡卻閃著毋庸置疑的頑皮笑意。遠遠的,其實看不大真切她的表情,但以琛就是知道。他一直知道的,她是這樣,習慣攪亂一池春水後不負責任地離開,任性自私又可惡。

              整整七年……她還曉得回來嗎?

              何以琛:以玫,我們走吧!”

              何以玫驚訝地看著一臉平靜的以琛:“你不想去打個招呼嗎?也許……”

              “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瞭。”波瀾不興的語調,仿佛真的沒有什麼。

              以玫細細地打量他的神情,卻找不出蛛絲馬跡,最後隻得低嘆一聲:“走吧!”

              最後一眼看向趙默笙,卻發現她也正好偏過頭來看到她,視線在空中相撞,默笙好像愣瞭一下,然後臉上浮現瞭淺淺的笑容,朝她點頭致意。

              以玫慌忙回頭叫:“以琛……”
            全球感染超萬
              “嗯?”

              “她……”以玫愕然打住,再回首川流的人群中已經沒有瞭她的身影。

              “怎麼瞭?”

              “沒、沒什麼。”以玫低頭。隻是,她明明就看見他們瞭,為什麼這麼輕易地就走瞭?而以琛,也明明看見瞭她……

              沒想到有朝一日會回到這裡。

              主編面試的時候問她:“趙小姐,你為什麼選擇在a城工作?”

              默笙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為什麼呢?因為曾在這裡念過一年多的大學?因為曾在這裡認識他?因為曾在這裡經受過很多很多?

              她開始也不知道,回國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裡,直到那天見到他才明白,她是想見他,雖然他已經不屬於她,但是,她就是想看看他。

              隻看看而已。

              “可能是因為不能回傢吧。”默笙說。主編奇怪地打量瞭她良久,留下瞭她,成瞭某女性雜志的攝影記者。

              然而主編過分地看重她在國外雜志工作的經歷使她不安。

              “那隻是一個小雜志社。”默笙這樣對主編說。

              “哎!阿笙。”四十多歲的女主編親熱地叫著她的名字,“你是在誇獎我的博識嗎?我居然連美國一個不起眼的小雜志社都一清二楚。”